概念构思实践:高效的UX团队如何产出创意

今天带来的是UX团队构思创意相关的研究 ,从这里我们可以一窥大部分UX团队是如何产生创意的。

摘要:来自257个UX从业人员的数据显示高质量的UX创意来自于设计周期早期的概念构思活动、从用户研究中获得的创意,及团队的共同努力。很多人产出创意时疲于奔命 ,因为他们缺少时间、管理层的支持及开展有效创意构思活动的方法。

构思(Ideation)过程会有很大的差异,如从多少人参与到使用什么技术等等。为了更好地理解通常构思过程是怎么实施的、有什么挑战、及大家认同有效的方法有那些。我们调查了257个UX相关各种从业人员,包括用户体验设计师、开发者、内容策略专家、视觉设计师及产品经理等。组织大小从不到10人到超过10000员工不等。

构思过程的有效性(Effectiveness of Ideation)

只有15%的被调查人员感觉他们的构思过程“非常有效”。最大的一组(59%的受访人员)认为他们的构思过程只有“部分有效”。8%的人勇敢的承认他们的构成流程“无效”,1%的人不确定,且有18%的人完全回避回答这个问题(我很想把这组分到“无效”的分类中,因为如果你不愿回答问题,你可能只是不想承认)。

Chart showing results of survey responses to "How effective is your ideation process at generating useful design ideas?"
大部分用户体验从业人员认为他们的构思流程只是“部分有效”。

构思会议的结构(Ideation-Session Structure)

会议长度。31%受访人员说他们团队的构思会议一般15分钟到1小时,46%说大约1-3小时——也就是77%的人需要不到3小时来进行一次构思会议。

Chart of survey responses to how long ideation sessions are typically
大部分构思会议持续少于3小时,其中很多不到一小时。(反馈“其他”的受访者认为不同的项目的类型和会议的涵盖范围,构思会议的长度变化很大。)

参与人数。大部分受访者报告说他们避免大型团体会议:99%的人通常自己或者少于8人的小团队一起构思创意。这并不奇怪,因为大团队很容易变得笨拙,难以推进。

你应该包含多少人呢?不需要一大群人来提供各种各样的想法。40%从业者一般认为构思创意需要2到8人的小团队,34%的人自己构思创意,另外25%的人使用个人和团队相结合的方式开展构思会议。

个人构思创意比团体更好吗?在比较“非常有效”的团队与“部分有效”的团队时,我们发现“部分有效”的部分包含了更大的个人构思比例(37%),而“非常有效”团队只有18%。这种差异在统计学上是非常显著的(p=0.05).

Chart of responses to working alone or in groups, according to effectiveness level
那些认为自己的构思流程在产生高质量设计创意上“非常有效”的人,比那些认为在创意构思只有“部分有效”的人使用团体构思创意更频繁。

这个发现证实了66%的受访者认为团体构思在产生高质量设计创意方面比单独构思更有效。使用非常有效创意构思流程的人协作更频繁且更少依赖个人构思——他们言行一致。

多人一起构思的流程比自己能够产生更广泛的创意,因为它允许你从不同的角度获取创意。只要有可能,在你的构思过程中,至少多找一个人,在生成有用的设计创意方面就会更有效。只有一个人的UX团队可能需要开展多学科团队会议以产生更广泛的创意。这并不是说单人构思创意没有效果,只是你需要强迫自己从更多角度思考并全面探索可能的设计方案的广度。

构思的挑战(Ideation Challenges)

在这一系列回复中,有一个明显是的趋势是对创意构思相关挑战的一致认同。下面我们一起看一下最常见的吐槽。

没时间!

在梳理构思的挑战这个问题的开放性回复以后发现,最常见的抱怨(19的受访者提到)是在设计周期中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创意构思环节。他们提到不仅缺少创意构思的时间,也无法在进行创意构思之前开展用户研究来全面理解用户需求,并跟进在构思会议中产生的创意。

“快速选择单一的设计途径的压力太大。”

“在产品开发中期的任何环节,敏捷开发的节奏都不会给UX多余的时间。”

“在项目预算中为设计分配适当的时间。以我的经验,顾客更愿意为开发买单而不是设计(尤其是构思)。”

“他们给了我们太多工作,我们甚至都没想过(构思)。”

尽管这并不令人意外,但是看到那么多人疲于为UX争取足够的时间仍然很难过,因为成功的构思过程花不了太多时间。(毕竟,请记住77%的受访者使用低于3小时时间来开展构思会议。)

在分析那些认为构思流程很有效的团队的构思会议所用的一般长度时,我们并没有发现他们比其他受访者在构思会议上花费了更多时间。这显示并不是你花了多少时间去构思,而是你在这个时间内做了什么。

缺少管理层支持

在项目日程中没有给构思创意和设计探索提供更多的时间说明从高层管理者和股东获得的支持很少或者没有支持。确实,缺少高层管理的支持是第二个常见的槽点——15%的受访者提到这个问题。没有这种支持,团队只能努力说服其他团队成员参与到构思创意的会议中。

“缺少组织中其他人员的参与。缺少构思过程的可预期价值。人们太忙了。”

“要有时间进行构思创意。需要让相关人员理解为什么构思很重要,这样他们才会给我们时间。需要其他团队成员(这些人常常有很少/没有‘数字‘/设计/UCD相关的经验,但有其他领域专业知识)理解为什么构思重要及为什么他们需要参与构思过程。”

“要将所有团体(部门)聚在一起。”

人们说太忙没时间!

用户研究不充分

13%的受访者认为他们没有足够时间进行用户研究,为构思流程提供情景,也没时间测试他们的想法。这个抱怨与缺少时间、资源及管理层支持等总体问题强相关。

安排时间进行团体创意构思很重要,但可能更重要是有足够时间进行用户研究。没有用户研究,即使你能获得很多想法,也不能保证他们能形成有用的设计,因为这些想法并不是来自于真实的用户需求。

当人们没时间和预算进行研究并理解用户需求时,他们往往会依靠自己的假设进行设计决策。没有数据,基于你自己假设看起来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你不是用户

“没有用户研究会下导致意见不统一。”

“缺少为谁设计相关理解和知识。”

“在设计前,我们一般对用户需求或用户面临的问题缺少清晰的理解。”

“在构思之前需要对基础达成共识。”

我知道我在这里有些白费口舌,我长话短说,直接给你给如何让UX和敏捷一起工作的相关的资源、展示用户研究必须以用户为中心的长文及建立对UX的尊重等相关技巧。

什么时候进行构思?(When to Ideate?)

在设计过程中进行构思是影响整体效果的一大因素。32%的受访者没有为构思创意提供任何特定的时间。尽管这包含了那些根本没时间构思的人,但是它也涵盖了很多实例,构思过程本来就没有被纳入正式设计流程一部分,因此这也导致了构思可能发生在设计流程的任何阶段或者全部阶段, 包括原型制作及设计实施之后。一个受访者叹息到:“所有这些构思的应用方式都是一团糟。”

相对于那些认为构思过程只要“部分有效”的人,在那些报告“非常有效”的人中,构思过程主要发生在设计周期的早期阶段。“非常有效”的受访者有71%会在用户研究之后原型制作之前进行构思会议,而认为“部分有效”的受访者只有48% 会这么做。(这个差异在统计学上非常显著,p=0.05))。

Chart of responses to when ideation occurs within the design process, according to effectiveness levels
比那些认为构思会议不太有效的人,那些认为构思会议在产生创意方面非常有效的的人更会在设计流程的早期阶段进行构思。

概念构思虽然不需要在开发周期的某一个固定时间进行,但是越早越好——一旦已经制作了原型或者进行了开发,设计路径已经基本确定了,且你已无法使用各种生成创意的方法。在任何方案中,在制作原型之前进行创意构思会议更加有效。

构思方法(Ideation Methods)

构思创意的方法每个组织都不相同,这是一件好事情!构思创意没有万金油的方法,实践者应该自信地改进创意生成技术的方法,更好的适应当前项目需要。

可以从很多地方获得灵感,最常见就是研究直接竞争对手(78%的受访者采用),与同事一起讨论(76%),参照相关的博客(73%),研究具有相同挑战的公司而不是直接竞争者(68%),观察或执行UX研究(67%)。认为创意流程非常有效的人通过UX研究获取灵感的比例最大,这没有价值,认为“非常有效”的受访者有74%使用这个方法;认为“部分有效”的是受访者比例稍低一点,68%;而认为“没有效果”的受访者只有45% 使用了研究方法。

Chart of responses to where inspiration is found, according to effectiveness levels
人们的灵感来源,根据人们认为构思流程在产生高质量设计创意的有效程度划分。(注意受访者可能选择多种灵感来源。)

上面图表中的数据加起来明显超过100%,说明人们通常使用多种方法获得创意。

关于用于执行构思会议的方法或技术,很多受访者承认使用完全开放的讨论获取创意,而只有不到一半的人使用结构化构思技术。我不愿说非结构化讨论本身不好,但我必须指出认为构思过程“无效”的人中,有95%的人使用无结构化的讨论方式,而认为“无效”的受访者使用第二受欢方法——头脑风暴的比例只有28%,因此,如果对你的团队来说产生一系列不同的创意是一个挑战,考虑下使用正式的概念生成技术为创意产生流程提供更多结构

Chart of responses to which ideation techniques have been used
尽管很多UX专业人员开展概念构思会议,但只有不到一半的人使用结构化构思技术(除了非结构化以外的其他技术)来辅助创意生成过程。缺少结构可能是只有15%是的受访者将自己的构思流程定位“非常有效”的部分原因。(注意受访者可能选择多种方法。)

在创意构思方法的应用中另一个有意思的差异与书面创意构思技术有关,如“头脑风暴”或给大家展示之前人们可以自己记录想法的其他系统。认为自己的构思流程非常有效的人更常使用书面构思方法(40%),与此相比,认为只有“部分有效”的人(20%)及认为“无效”的人(22%)(p=0.05)。书写技术在生成创意方面可以更有效, 如果允许所有与会人员都可以贡献创意,并同时避免常见群组动态问题,如群体思维、非平衡贡献(有人主导讨论而其他人什么都不分享)甚至如果创意匿名的话,评论时的等级偏见。

没有指定的主持人可能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么多人采用非结构化讨论方法。被问及是否有专门的主持人主持多人构思会议时,几乎一半的被访者完全选择回避这个问题。(主持人是否在场似乎很多人很在意,因此我们并不清楚是否未回复的组织会分到不确定从不或者有时等类别中,却不想承认。)那些回复的人中,大部分只是有时有指定的主持人(23%),但是至少通常有主持人的人(17%)比没有的要多(12%)。

Chart of responses to whether a designated facilitator runs the ideation sessions
任何多人会议都会因有指定主持人而收益,然而并不是很多人会这么做。

结论

概念构思作为设计流程的一个步骤似乎在很多组织中没有得到认可。团队努力争取管理层的支持以获得用户研究和概念构思会议的时间,并达到能够产生丰富创意的多学科参与的水平。能够进行简短构思会议的团队也努力与群体动态问题做斗争,努力管理概念会议,并了解在设计的各个阶段使用什么创意构思方法。光明的一点是我们都认同概念构思和专注于产生不同创意会形成更好的设计。我们只需要时间和技术将它做的更加有效。

下面的最佳实践来自于本次研究中UX设计流程中非常有效的构思方法:

  • 在设计周期的早期进行概念构思。
  • 确保至少一些构思会议有多人参与。
  • 寻找多种创意来源,确保用户研究是其中一种。
  • 使用结构化的概念构思方法。
  • 使用一些书写构思方法。
  • 有一个指定的主持人。
  • 构思会议可以简短(小于3小时),但最佳的成功构思确实需要时间预算和管理层的支持。

欢迎评论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观点归原作者所有。

原文地址:Ideation in Practice: How Effective UX Teams Generate 

发布者

是观

交互设计师,对用户研究、情感化设计、游戏化设计、服务设计及行为改变等用户体验过相关领域及其感兴趣,欢迎大家一起讨论学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